忍者ブログ

形變灰塵

雜物處轉主站,大巴作廢,歐也!

2018/02    0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欧西西注意,角色崩坏的破坏形象的都有还有特别注意风丸的心情有点像姨妈来之前(ry(。 
ALIEN之石这个说法在文里出现有点违和……所以用了别的名字QcQ
前面是很奇怪的话题。
风丸神经质病娇表现总体来说他挺蠢的。基山到最后你才会觉得他是变态。
如此都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可以围观了吧。不过真的大丈夫?

其实不爱说话,也不怎么会表达。因为这样,想传达的意思,多数都被人误解。轻的话,被人吐槽说是冷场王,重的话,自己少见的想法会直接被人完全否定。

               
不过有的时候这样也挺好,自己想自己的,虽然只是自我麻痹地苦中作乐,倒也觉得,这也算是拥有自己的想法,只在自己脑中,再怎么放肆都不会有人反对,其实也不错。
有的时候会突然想到小时候,把彩色橡皮泥全部都混在一块儿,以为做成了一个彩色的泥球,结果却看着它随着自己的揉搓变得发黑,最后连自己都嫌弃地把它扔掉,任由它变硬边干最后裂掉。觉得这也是日常中的事情给自己的一个提醒,叫自己不要幻想太多。因为幻想的世界太好看,但是,自己生存的这个世界,它办不到。
对自己评价,不过是一个不会说话没有主见,除了跑步时的速度,什么都慢于别人的人。
 
还有,自己唯一一次想要劝导同伴走安全一点的道路而选择放弃,不过是自己难得为了同伴而提出的一个提议而已,都被坚决地否认。再想要变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误入歧途,站在了昔日同伴的对立面。
风丸一郎太,你是不是很可笑……?
 
集训延长了一个小时,因为豪炎寺他们似乎又在练习新的必杀技了,所以大家都非常自觉地助攻传球,保证求导他们的脚下,每次每次看着有新的必杀技诞生,大家都会情不自禁地感叹好厉害!” ”太帅了!”什么的。好像那是大家的成就。
 
难道就不该想想自己么?风丸对自己说。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自然也亮不起来,暗下脸转过身关了寝室的门。坐到不是很软和的床上。
不服气。[有那个队员敢说这种心态不是促成新必杀技的源泉。]风丸在这之前一直对自己说的,但是今天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可悲,缺少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闷得要死。本来就出了一身汗,也不太想碰到円堂他们,所以风丸选择了直接快速的淋浴。在镜子前放下了自己怕阻挡视线而束起的头发,看着披着头发的自己,突然又想到了Dark emperors那段日子——或许,那才是自己真正受人瞩目的时候吧。
 
并不是没有记忆。异能石把自己内心的欲望扩大到极致。绿川自以为是,砂木沼过分自信,南云凉野自大。欲望。这些自己也不是不知道,都摆在眼前的东西。
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得到了异能石的力量,终于让自己变得瞩目一些,又怎么肯再去放弃这些朝着自己看来得目光。自己想稍微变强一点的野心终于实现了,又是自己受了不知道多少苦才得来的收获,多少不愿意承认那只是自己做的白日梦吧。
风丸抬头,突然看到镜子里那个人的表情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惨白,回过神来洗了把脸,像水龙头走去。
 
浴室里的空气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心怡,过分的潮湿让人不自觉地想早点洗完回去。闷热的天气在除了冬天的日子里,是绝对让人厌烦的。使出浑身解数尽快把自己搓了个干净,打理起已经剪短但是依然很难对付的头发。
 
 
浴室内部突然有不太自然的水声,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间的风丸下意识地把头转过去看了看,手上依然在打理着自己青蓝色的头发。
是基山广赤条着身子刚从汤池里爬出来。当然那人的身份在当时,ALIEN学院顶尖球队GENESIS的队长GURAN
——又是什么让他被异能石吸引呢。撇开从小就接受训练不谈的话。
风丸想了想,笑了。表情分明的,是嘲笑。因为只是单纯的想让“父亲”知道他们的研究成果是成功的,而自己又是感激着他的……吗。
——多无私啊。风丸眯起了眼睛,忘了这只是自己的推测而已。
——可是这只是因为没有经历过,人单纯,也就是说,蠢人才会有的梦想,对么。
——但是这个人,在平时,也只会盯着円堂啊。
没有多少人注意自己,一直是风丸很纠结的一个问题。他看着基山。
少见的红发,加之他白皙的皮肤和不得不说帅气的皮相,站在那里就已经够吸引人的了。不论在ALIEN学院还是INAZUMA JAPAN 到处都有人气受欢迎,必杀也厉害………………
想着想着风丸觉得自己很怨妇,集中精力让自己别去想它,可是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就用着打量的眼神在看着他。
 
那人哼着歌坐在小板凳上,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刷着身子高兴了还用脚在潮湿的瓷砖上打打节拍。        这一打可把风丸给逗得笑了出来。憋在那里不敢笑又忍不住那种。特响。看到基山稍微楞了一下,然后风丸知道,这场面难搞了。
基山转过头,白皙的,或者说因为被吓到而苍白的脸上冒出了有些尴尬的红晕。挤出了自己标志性过分温柔的笑和风丸打了招呼。,风丸君。加上君字就是他客套的做法。
啊!风丸也回了个客套的微笑,朝基山挥了挥手,谁还会知道自己在背后已经嘲笑过他。
然后,声音没有了,只有淋浴室的哗哗水声,还有风丸转回去继续刷刷揉自己头发的声音。
怎么也没想到的这么安静。
计划以内的话,风丸认为自己准备几句客气话就能够应服这个不怎么熟的队友了。可依照当前的情况来说,其实可以一句话都不要准备。
 
不甘的感觉一下子冒了上来,头一热。
“今天辛苦了!”风丸突然开了话头。
!你也是啊。对方明显是又愣了一愣,但是又好像回答的受宠若惊。
出乎意料的语气让风丸吃了一惊。
也没什么,助攻而已……嘛。只是助攻,所以的确没什么。
风神之舞的力量已经很强大了啊,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守。基山感叹着。
想着自己不常用的必杀技这人居然记得住,风丸突然之间有了优越感。
你的那个流星……流星?”风丸想要回敬一下基山,开口却发现自己对于他的必杀技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了解。只是在和ALIEN学院作战的时候看过那么一次,听到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现在在同一个队里面,其实没关注过。
“你说流星BLADE?那个其实……还没有太成熟……”基山笑着抓了自己的脑袋,半湿的红发,很自然的让这个照平常人做起来很蠢的动作显得,有一些好看得过头。
……风丸依然处在尴尬之中,不知道要回复什么。
名字很难记的对吧。基山加了这么一句。
?”风丸疑惑,他觉得他记不得基山必杀技的原因,只是因为没关注……
流星BLADE这个名字看起来很华丽,不过要真正的记起来应该很难的吧。基山淡定的说着。
风丸想自己终于找到了比自己还要难交流的人了。
并不是,……只是我……哎。尝试着描述对于基山必杀技的观点。单纯是没关注过这种话肯定是不能拿出口。风丸叹了口气
没注意过吧。基山自己回答了……………………
风丸松了一口气之余,感叹这个人能把这句话说的如此平淡。
抱歉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风丸现在只想快点吧这尴尬得要命的谈话结束。心里这么想,但是脚上已经本能的因为想要解释清楚而越走离基山越近。
基山只是笑得好看,用很温柔的语气说道“没有关系啦,这些事情不用在意的。”
“为……什么……你?”因为又听到了不符合自己想法的话而有些激动的风丸有些结巴。
“小时候呆在孤儿院,嘴巴没有别的孩子那么会说,就一直不说话被冷落过。”这一句风丸听着心里头有点起伏。”后来我开始在足球方面做练习,为的就是引起别人的注意,结果还不是因为异能石……”基山终于笑得有些无奈。
风丸想着自己答应成为DARK Emperors的一员,也不是因为这个么。
“你不会觉得很不甘么。”风丸在平时不会很冲,但是现在在基山面前,好像什么事都会脱口而出。
“有啊,不甘,所以才会去踢球,现在在球队里不是也交了不少的朋友么?”
“没有用的……还是不够强……不会有人注意的”风丸说这句话的时候几近崩溃,无论是对于这次谈话也好,还是对于存在感这样东西的认识。他说出了自己最困扰的事情,还是对着自己并不很熟的队友。他双手扶住了基山的肩,压下了自己的脸,让对面的人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是红了眼眶又不敢哭的那种。
“不会啊,风丸君,球队里的大家都互相关心,円堂君和你又是那么让我羡慕的好朋友,吹雪和壁山都和你一起完成过很强的必杀技啊,啊还有,上次円堂不在,要不是你一个人的话让大家都起了斗志,我们就不战而败了啊。”基山其实知道这个人会因为自己刚才那些话而崩溃,早就知道。
大概……是前两天特训的时候,看到他有些憧憬地看着豪炎寺他们练习新的必杀技开始。那天起风丸的情绪就没稳定过,他也看得出来。
“不对……少了什么。……”风丸的声音扭曲了。有些失控。内心因为不够瞩目而产生的恐惧,在自己不断的乱想之中越来越严重,看着队友的目光越来越奇怪。
没有人告诉过他,那叫做自卑。没人觉得他需要被告诉,他少的是不要再乱想。
不过对着别人说了这种说出口连自己都觉得荒唐的心理,风丸低沉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果然……是憋出来的么。
“呃,风丸君你没事吧?”基山看着整个人都快挂在自己身上的风丸,心知肚明他发颤的原因。
“总觉得自己被冷落是怎么回事,我很幼稚吧。”浓厚的鼻音一听就知道是哭了,风丸也没有掩饰。
知道他很幼稚,但是现今基山能做的也只有轻拍他的背。
风丸倒是被这有节奏的拍打拍醒了几分。突然发现自己超级失态地在一个自己觉得很不熟的队友面前哭了出来。抬起头吸了吸鼻子,开始想起经过来。
————“广。”许久,风丸叫了这个名字。
“怎么?”基山还是笑得有点恶心的温柔。他那样看着风丸,风丸突然不自觉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一直在观察我么……?”皱着眉头,因为湿了头发,左边刘海也都集中到了一块儿,露出了双眼。不但不凶,而且还……很可爱……?
“何以见得?”对于这句话基山心里也没底,他只是很享受现在风丸这种类似于对自己撒娇的状态。
他注意其他,是从那个疲惫又绝望的瘦小身影出现在ALIEN学院的时候,但是不知道他是谁,去查过也没问出是哪个球队。只是每次碰巧看到一下而已。
或许因为觉得他的动机和小时候的自己相同,所以看着他。又或许,是因为一直在意。说是自恋,也没什么不对……
风丸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再问”为什么?”似乎是来了精神。
基山的手依然在他的背上,但风丸已经试图推开,但是因为自己的手搭在他身上而躲不开而且,基山似乎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然后基山在下一刻就顺势把风丸拉入自己怀中,在风丸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手也跟着滑到了他腰间。
“至少我没有冷落你,不是?”基山笑得有些温柔,虽然有点过分了,但是此时此刻依然是挺好看挺温暖的。
风丸的脸已经红透红透,但是手上已经——环住了同样身高的基山。或许自己只是直接缺了一个,能够这样对他的人…对吧。
还是自己的想法而已。
门打开着,浴室闷热的空气差不多都散掉了,有点开始发冷了。
                                                                                                                        ---end---     

萌起了小足球,覺得風丸一直都是個正常的嫁(夠),不過想起他在第二期時候的那個樣子我覺得他神經質起來一定也很萌……所以就寫了這個奇怪的東西。出現基山也是因為他是嫁(死一死。)但是這個CP畢竟不是最熱……所以就自己動手了QUQ下一篇的話想寫円基。wwww
然後博客大巴嫌我字太多QuQ……所以我就發到這裡來了。
 以後文都會在這裡吧www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NONAME]
[10/01 友美の部屋]
[09/30 NONAME]
[09/30 十戊]
[09/29 NONAME]

最新TB

プロフィール

HN:
喜樂/洗了
性別:
女性
趣味:
妄想
自己紹介:
Photobucket
可以叫我洗了/喜樂/朵朵/,或者隨意=v=
2.5次元腐宅。
我很溫油☆
無事自憂的廢柴
畫風固定不能[遁。]
寫文……開始趨向于扭曲與少女並存。
二次元萌:
APH(擱置ing):冷戰&丁諾
DRRR(迷戀ing):
來神❤
靜臨|亞種|門千門
閃十一(目前死萌中)
基閃光( 基山ヒロト)=風丸=一之瀨LOVE
CP:節操負數要看能說出來多少種(ry

CV萌:綠川光本命。咔叽。小野。卡米亞。
坂本真綾。花澤。

バーコード

CBOX

ください-->
<< Back  | HOME
Copyright ©  -- 形變灰塵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