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形變灰塵

雜物處轉主站,大巴作廢,歐也!

2018/02    0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Warning
阿梓我交作业来了我多乖(不对
10年后年龄操作设定,短发丸,由于GO里风丸还没有出场所以可能有BUG
BT是瞎掰,不过也有点剧情线索在里头。请注意关键词。
对不起这篇文似乎……有点抓不准年龄操作之后两个人的性格所以角色崩坏……
作者果然不擅长很甜呜呜呜呜(好耻。
价值观扭曲见谅。(快揍
以上带脚步的话……可以围观QUQ
 
 
 
 
 
青年人论租房问题
 
 
 
说自己没有预想过毕业以后再见到大家的情形,是骗人的。但预想毕竟是预想,怎么想都是偏向自己,客观不起来的。
 
想到这些,也是因为想到了时隔五年之后,再次见到风丸时的感受。些许感慨,些许失落。
失落是因为自己第一眼就看到了风丸已经剪短了的头发,明明是最能吸引人的青蓝色马尾,因为剪短了的缘故,发色显得黯淡下来。
他在FFI期间也不是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头发太长,可能会影响视线,不过当时因为时间赶的原因,风丸放弃了剪头发的念头。
其实那只是私心而已,说是莫名其妙也好,就是不希望他把头发剪掉。
 
不过这毕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在那五年之后的频繁接触,发型早就习惯了,倒也是让自己认识了一个不太一样的风丸。并不是惊讶于他放弃足球后做的工作,只是没了过去的急性子,没了过去明摆着针对自己的尖尖刺,24岁的风丸是成熟了许多,同时,似乎也缺少了些什么。
 
基山想着这些,渐渐皱眉。情绪也许能让人理解,但是他这种双眼失焦眉头紧锁的表情,还是把坐在一边的风丸吓得不轻。
手伸过去,凑到基山眼前,晃晃,再晃晃。才逐渐起到成效。看着基山稍微回过神,风丸只是指了指他手里的咖啡杯。
[咖啡要翻了。]
基山看着自己手中那只与水平面几乎成45度角的咖啡杯,自己都差点笑出来。
[这么年轻就有手抖倾向的话,得小心老了得帕金森。]这么多年来,面无表情就能说出让人脸色煞白的话的功力不减反增,已经算是风丸比较自豪的地方。
基山绝对不会因为这种攻击败下阵来[,还不是因为我分了心嘛。]把咖啡杯轻轻地放到桌子上,腰部放松力量是自己往沙发上重重一靠,吊儿郎当的样子让风丸看着很是嫌弃,不自觉地就往另一边挪动了几厘米。不过基山只会把这种已经很明显的嫌弃表现理解成观赏绝佳风景的好时机。
 
现在的风丸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因为刚才的挪动所幸靠在了角落里,双手抱膝的缘故,红色T恤和米色休闲裤都快黏到一块儿,带着近视眼镜脖子伸得老长望向电视,可表情还是嫌弃脸,滑稽得就像只小动物。然后基山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
当然这个[莫名其妙]是从风丸的角度来理解的。
 
[,我这边这份房租……我还……]风丸下巴碰膝盖说出的这句话终于是把眼前这种微妙的场景掰向了稍微能够现实一点的地方。
基山愣了愣似乎没有听清风丸在说什么,几秒后才回应起来。[哦那个,你等一段时间也无所谓。]笑容还挂在脸上,只不过有点僵。
[过几天等我拿到薪水马上就给你。]习惯性地理着头发看向基山,不过基山只能从他那对棕红色的眸子里看到满满的决心。
没有别的。
 
想到这个了,基山自然也就只有无奈的嘲笑着自己,然后重重的点头以示自己对他的信任。风丸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没有了从前那种厌恶和反抗,反而是有一种因为感激而努力克制的感觉。原因在哪里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可却因为这些而感到难受。
 
——果然还是,一直有隔阂。也是,谁叫自己之前说了奇怪的话。
——但也就是,说了一句想在一起而已。
 
结果是自己被风丸一个靠垫砸懵了。
他很清楚风丸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也很清楚自己那句话是不经意间就脱口而出,但是自那以后就不断增强的微妙感却让自己没办法像以前一样看待风丸。
 
而风丸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照常过日子。明明是罪魁祸首,倒是比自己还要轻松,真是不公平。一边看着边上不认真看电视反而快睡出鼻泡泡来的风丸,基山一边这么想。
 
电影终了,风丸自动从睡眠状态里恢复过来,吸了吸鼻子才注意到边上的人视线又往自己身上停得聚精会神,马上不自在起来。
[广,我不是电视机好吗。]
[电影不好看阿,所以我看你。]毫无羞耻感地回答,为的就是风丸接下来的表情。
不过他忘记了对于如今的风丸,这招已经失效了。
[这还得谢谢你了,我去睡了。]强压着把基山打一顿的冲动,风丸很艰难的挤出了这一字一句。看着基山语塞,自己心里还默默的得意了一会儿。
基山在他想起身的时候拉住了他。[为什么在那之后]还住在这里。]突然想到什么之后问道。
[…………]轮到风丸语塞,他知道自己不能说也说不出原因,但是他现在可以以这句话的莫名其妙做借口搪塞过去。一遍控制着表情一遍疑惑地问[这什么……?]
[我在想,你留下来的意思是什么阿。]基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依然很温柔,温柔得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没地方住而已你别想多了。]风丸稍微皱眉不过立刻恢复原状,[我那份房租我马上会还,你以后也可以不用替我一起付掉。]语气突然激动起来,还连带着一直扯着自己的手想要挣开。
 
——激动就会话多。几乎炸毛的风丸还是在此时露出的破绽。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看到这个样子的风丸,基山也惊讶的松了松手,倒也给了风丸逃回房间的空隙。
——上一次看到他这样,还是因为円堂的事吧。这次竟然是为了自己,基山这么想着,突然有些欣慰了。站在原地的他没有再去追问风丸,反而是满足的笑了起来。
 
 
 
关上房门之后风丸的眉头才大幅度地皱了起来,想要完全无视最近基山的不自然举动是不可能的,但是又不能表露出太大的反应,因为自己并不想破坏现在这种氛围。
 
是有点僵。但是起码,这样能够使对方直到各自到底在想什么。逃避,怎么着也是个策略。让一切恢复平常的最佳策略。
 
只是现在这个策略也快要被基山看穿,突然感觉无助起来。反正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怕最后没有结果才没有回应基山那么直接的表示,已经是定下来的事。
 
曾经在球场上的角色一个后卫,一个前锋,一个向对方进攻,另一个则在自己一方的球门附近坚守,光是这样,就能够跨出近乎一个球场的差距,再加上完全不同的生活观念。除了都是円堂的好友之外,两个人看起来,一点交集都没有,而且对对方都还怀有敌意,幼稚的,抢夺朋友的敌意。
现在自己却因为太过熟悉而产生了新的抗力,并且学会了互相拆招……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解起那个人的呢。
风丸想了半天没有得出答案。但是,他决定了一件事。
——毕竟,没有回应并不代表否决不是。
 
他推开房门,看到客厅还亮着灯的时候就松了口气,走到基山边上,看到那个人似乎心情不错,嘴角还挂着奇怪的微笑。
[,最近,我估计钱可能还来不及还给你。]这句话说的让人觉得没出息,不过风丸没有太在意。因为如果基山能够明白的话,自己的处境就会比没说这句话时好太多。
[?]正在看报纸的基山大脑还处于停滞状态,听到这句话的期初还稍微有点不爽。不过好在,他渐渐回过神来。
[不过,如果哪天我要搬走,我一定会把钱全数交还的,于是我去睡了。]红着脸,几乎要以自己必杀技的速度沖回房间,风丸稍微解脱般地笑了起来。
 
基山手握报纸慢慢消化这段话,仔细的确认自己是否听错,答案当然是没有。他再一次重重地靠在沙发上,用风丸非常嫌弃的动作。不过,红着脸的。
 
如果还有东西要了解的话,还有的是时间呢。基山感慨。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NONAME]
[10/01 友美の部屋]
[09/30 NONAME]
[09/30 十戊]
[09/29 NONAME]

最新TB

プロフィール

HN:
喜樂/洗了
性別:
女性
趣味:
妄想
自己紹介:
Photobucket
可以叫我洗了/喜樂/朵朵/,或者隨意=v=
2.5次元腐宅。
我很溫油☆
無事自憂的廢柴
畫風固定不能[遁。]
寫文……開始趨向于扭曲與少女並存。
二次元萌:
APH(擱置ing):冷戰&丁諾
DRRR(迷戀ing):
來神❤
靜臨|亞種|門千門
閃十一(目前死萌中)
基閃光( 基山ヒロト)=風丸=一之瀨LOVE
CP:節操負數要看能說出來多少種(ry

CV萌:綠川光本命。咔叽。小野。卡米亞。
坂本真綾。花澤。

バーコード

CBOX

ください-->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形變灰塵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