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形變灰塵

雜物處轉主站,大巴作廢,歐也!

2018/08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格式很微妙注意OTL
円堂有點蠢注意
基駱駝也很蠢注意
作者很蠢所以他們才會很蠢注意
背後靈在看著來不及寫別的了嚶嚶嚶嚶嚶嚶



    「廣」是圓堂從知道他名字的那一起所給他的稱呼。
    這讓他受寵若驚。 ALIEN學院那會兒,大家都用看上去很誇張的英文,或者說只是一個代號來互相稱呼。每個人的目標都是讓自己變得更強,讓人能夠互相友好到可以去掉姓直接喊名字的地步,說實話,沒什麼可能的。
    不過現在,很自然的把自己叫做「廣」的這個人又是INAZUMA JAPAN這支隊伍的隊長。這支隊伍一向都是隊長說一沒人說二的,連這個笨蛋主心骨都這麼叫自己了,在一起踢了那麼長時間的足球,別的隊員也全都用起了這個稱呼。
    不過最初的原因,還是因為圓堂每天每天都在叫吧。
    再怎麼親切,這樣叫下去,沒有很特別的意義,這個稱呼也只不過是和GURAN一樣的代號而已。 
    基山想到這個地方,原來臉上的微笑變的稍微微妙起來。
    「圓堂君…」基山喊了一聲。
    很刺眼的太陽。不算開闊的街道上沒有遮陽傘。眼睛睜不開,帶著頭帶的少年皺著眉把頭轉向另一邊。單個音節的「嗯?」,手中還未放下往嘴里送冰淇淋的動作,說明了他有些不解。
兩個少年並排走在日本地區的商店街上,人手一個冰淇淋,像極了住的相鄰的同學一起回家。
    不過,當之前是全體隊員一起吃冰,而剩下的人全被支走了的情況下,這副挺平常的景象,又可以另當別論了。
    「圓堂君,你對別人的名字是怎麼看的呢?」很自然地繼續往嘴塞草莓冰淇淋,絲毫沒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些莫名。
    「誒?名字阿…應該每個人的名字都有自己的含義…吧!」圓堂懷著四分之三的疑惑回答了基山的問題。 基山那裡,則是明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應付著點頭,然後繼續發問。
    「那你覺得直接叫人的名字代表什麼呢?」 
    「咦當然是覺得親切啦!這個…不對嗎?」 基山順利地得到了令自己滿意的答案。但是他還沒有問到自己最想問的一個問題。 
    「那麼,風丸,鬼道他們,不都是很重要的朋友嗎?為什麼我們會直接叫姓呢?」
    「…」圓堂停下吃冰考慮了幾秒「一郎太,有人……叫起來好怪阿…」少年皺了眉嘀咕的聲音,也很容易被基山聽見。
基山聽到了一些似乎有點違和的名字,差一步沒有笑噴出來,不過加上圓堂這種認真思考的表情,他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
    「噗――」因為彎了腰,手不小心一滑,冰淇淋掉在了地上。 沉默了。兩個人對視了一會兒,開始收拾起地上的粉色東西。 
    基山決定要在這個時候認真一點向圓堂提出那個想法,壓低了聲音一邊低著頭說「吶圓堂君,你明天開始就叫我基山吧!」
    因為是互相喜歡的關係,所以想要一個不太一樣的稱呼應該是可以的吧。既然「廣」已經被用掉了,那麼叫「基山」,也會顯得不一樣。享受主意樂天派的基山這麼想。
    不過剛才說話的語氣,因為基山在努力憋笑還低著頭,變得有點扭曲的不倫不類,傳到圓堂耳中,以為他生氣了。再加上剛才基山的那個提議,圓堂一愣。沉默了一會兒,足球笨蛋少年決定先答應下來,然後等晚上再去關心一下或者解釋一下。
    基山看著圓堂點了頭,當然表面微笑但滿心喜悅地說了聲「我們走吧。」
圓堂跟著就走了,一路上少見的安靜。基山他不在意是因為剛才圓堂如此爽快的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圓堂現在的思緒混亂的很,不過想不出基山生氣的原因才是最正常的。
結果那天晚飯的時候開始,圓堂就開始叫他基山了。
座位是一慣地隨便亂坐,但是所有隊友都很自覺地把圓堂兩邊的位置留了出來。因為那是放基山和風丸用的。
    後面的那一個小時裡無論是問問題還是拜託他做事,圓堂始終用「基山」這個稱呼,而基山則是有一句回一句…
心細的風丸不解了半天。終於耗到基山離開片刻,風丸才放鬆地湊到圓堂耳邊輕聲問「你們……吵架了?」明顯說不出口的為難語氣。這兩個人,比麻吉還要再進一步的關係誰都看的出,平日里一個圓堂君一個廣溫柔來溫柔去叫的人在暗地裡起雞皮疙瘩………怎麼會吵架?而且好像生氣的還是圓堂? 
「大概…是吧。」圓堂撓著頭皺著眉,一直在思考基山說那句話的原因。

    晚飯之後,自然的各自回房。還是很困惑的圓堂越來越愧疚,他還是決定去問一下。 才進了自覺房間沒有五分鐘的圓堂關上了房門出去,走到隔壁間,敲了敲門。 意料之內的迅速回應。來者基山,開門總是習慣性的很迅速還帶著禮貌的微笑。 
    看著圓堂有點嚴肅的臉,基山覺得驚訝「你怎麼了?」他關心地問。 
    「沒……我過來看看。」故作輕鬆地打著哈哈,一邊在調整自覺的呼吸打氣。 基山笑得挺開心的,重新躺回床上戴起眼鏡看書。
    可是這些,一根筋以為基山在生氣的隊長同學沒有看到。 ………
「剛才你的冰淇淋掉了…你還要么我再去買?」圓堂還在找原因。
「不用啦剛才吃得好飽。」
「那我去把上次的足球雜誌拿給你?」
「咦,那個風丸已經給我了…」
「………」圓堂現在一臉窘迫,實在找不出原因的著急。 「唔……我道歉?」
基山愣了一下「為什麼…咦?道歉?」終於抬起了頭看圓堂。之前沒有看他,也是因為不好意思而已。

以上對話,圓堂一一被回絕,本來就有點著急的他開始不知所措。最後只有一個辦法…他想試試看。
坐到基山旁邊,俯身圈住了基山的腰。
「誒?」突然發現圓堂已經湊上了他的肩頭,並沒有指望過單純到有點傻的圓堂會這麼做,在一起之後也一樣,沒想過。
不解的基山只有在開心之餘摸著大形寵物一般靠在自己身上的圓堂,不停的問怎麼了。
「對不起…」似乎有點成效。圓堂這麼想又把手收緊了一點。
長期的體育鍛煉,少年稍顯瘦弱的身板,其實很有力。被抱的太緊的基山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眼前的橘色頭帶。
「為什麼要對不起?」
「你要我叫你的姓………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圓堂一抬頭,基山的視線就被滿滿的焦急和歉意佔滿。
好可愛。
基山笑了出來……「想讓你叫我基山…只是因為大家現在都叫我廣嘛,我覺得圓堂君如果能夠對我有別的稱呼,我會更安心一點。」
「……」圓堂眼神失焦了幾秒的時間「那時因為當時,我就想叫你廣了啊。」
基山怔了怔,張口半天最後才「對不起讓你困擾了……」
「不用道歉的…」這一句說完圓堂想了很久……最後還是一連碰到數學題的表情「那你想讓我怎麼叫你啊?除了基山意外…」好像剛才那個認真的人不是他一樣。
基山的思路開始遲鈍,完全跟著圓堂走,甚至還真的在腦子裡過了一圈所有的稱呼。
「還是叫我廣吧,我很喜歡。」然後他輕輕的擄起圓堂的橘色頭帶,看著他臉上的表情變化。
呆了五秒,再眨眼,他把頭再次埋向了紅發少年的肩。用力地。
「嗯,我不會改口的。」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NONAME]
[10/01 友美の部屋]
[09/30 NONAME]
[09/30 十戊]
[09/29 NONAME]

最新TB

プロフィール

HN:
喜樂/洗了
性別:
女性
趣味:
妄想
自己紹介:
Photobucket
可以叫我洗了/喜樂/朵朵/,或者隨意=v=
2.5次元腐宅。
我很溫油☆
無事自憂的廢柴
畫風固定不能[遁。]
寫文……開始趨向于扭曲與少女並存。
二次元萌:
APH(擱置ing):冷戰&丁諾
DRRR(迷戀ing):
來神❤
靜臨|亞種|門千門
閃十一(目前死萌中)
基閃光( 基山ヒロト)=風丸=一之瀨LOVE
CP:節操負數要看能說出來多少種(ry

CV萌:綠川光本命。咔叽。小野。卡米亞。
坂本真綾。花澤。

バーコード

CBOX

ください-->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形變灰塵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