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形變灰塵

雜物處轉主站,大巴作廢,歐也!

2018/12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嚴重OOC
嚴重的糖分。
嚴重OOC(重要的事情說兩遍)
嚴重亂七八糟詞不達意。
嚴重地喊一聲:旦那2B日再一次14歲生日快樂。


要寫甜的京白京怎麼就這麼難!!!!簡直比寫甜的圣白還難好嗎!!!



-------------------以上咆哮均能接受的話請往下看京白京の西洋鏡--------------------

 

箱入少年的遊樂指南

 

 

    ——今年的煙火大會,就算那些火星星好看到變成點點星屑也只有被錯過的資格了吧。

               

從島上離開,好像並沒有給白竜的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畢竟自己經常擅自離開那裡來尋找那個究極難對付的對手。

應該是因為太難找了,所以白竜已經把稻妻町長長短短的路,大大小小的商店全部都記了個清楚。如果要問他什麼商店在哪裡,他一定會在幾秒內給你形容個明白。

可是再深入地問呢?比如,裏面賣什麽?忠告:那種問題就省了吧。

回答一定是「這些東西,我用不著。」

當然也不是說全部都用不著所以不去店裡啦,只是那個箱入少年絕對不會知道那些不常去的商店裏面的東西是用來做什麽的。

 

儘管戰鬥似乎已經結束了,但是想尋找那個老對手决鬥的習慣好像已經長在了他身上甩不掉了,今天的白竜依舊奔波于劍城京介在日常中會去的各個地方。

他真的整個一天都在緊跟著劍城京介。

也許報上時刻表的話,會讓人有一種報警的衝動。

不過白竜真的沒有壞心,他只是想要和劍城踢個小皮球而已呀。

說來也奇怪,要是平常的話,劍城在發現他的第一時間內就會用不同手段中斷他的追隨,但今天卻讓白竜的這種行為持續到了傍晚。

「不可能是沒看到吧」白竜這麼想著,提著顆籃球從運動商品屋走了出來。眼睛並沒有對今天的戰利品,那顆順手拿來的籃球給予一絲關照。

馬路對面那顆腦袋才是他視線的目標。但是它依舊只是一片均勻的深紫色,那其實是劍城京介的後腦勺。像是並沒有看到過白竜一般。當紫腦袋幾乎快要淹沒在人群當中的時候,白竜迅速穿過馬路,來到了商店街的另一邊。四處觀望了一下,發現自己好像把目標跟丟了。

 

七月的天氣奇熱,如果不是時過傍晚溫度稍微降下來了一點,劍城京介應該早就轉過頭去給白竜一記棒槌了。

一整天他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這樣劍城感到很怪異。

照道理說這種行為不超過十五分鐘,急性子的白竜便會不耐煩地跑上前去約戰。只要想一堆自己忙著沒空踢足球的藉口就能夠解決一切問題。

然而白竜今天卻不說約戰,也沒有現出原形的意思,自己當然也不能主動跑去跟他說沒空。比起被笑話自作多情,還是只當做沒看見吧。

 

事實是,怎麼可能把身後那個路邊人都看出來是在跟著自己的傢伙當做空氣啊。

 

趁著天空逐漸暗下,借著僅剩下一條馬路的距離,劍城京介在白竜等待車輛通過的時候躲進了路邊的一個臨時攤位。

夏日祭煙火大會,直到傍晚還都在不停地佈置,準備。大小吆喝聲和重型工具移動的聲音倒是給劍城京介提供了個逃跑的有利環境。並沒有時間考慮各個攤主的眼神,簡單說明了一下就直接彎下身子朝著能夠遮擋身體的布簾中鑽去,三四個攤子過後,劍城京介決定再一次觀察一下對方的進展情況。

馬上就發現了自己運氣並不是很好。剛剛把眼睛轉向上方就發現前方飄著幾撮銀白色的毛髮。然後他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有罪受了。

可是今天卻沒有發生喜聞樂見的然後。

白竜好像已經把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的目的給忘記了。他正在認真地看著攤子上已經上架在烹飪的商品。

烤魷魚,烤魷魚圈,烤魷魚須。

這麼專心致志也許是因為看著這個形狀想起了他早晨還在跟蹤的目標。不過他不會想到,發散性思維的物件其實就在這個攤子的布簾子底下。

「請給我這個。」手指的方向,是京介探頭時候露出的紫色卷圈鬢角。

 

措手不及,京介一下子慌了,頭撞到了桌子。明明可以不動以蒙混過關的方法現在看來已經完全沒辦法實行了,攤主自動理解成了他在找這個人,很熱心地幫白竜從簾子底下抓出了劍城,而他也只有做好被約戰的準備了。

可是白竜卻已經絲毫沒有了想要單挑的意思。盯著各個攤子的眼睛裡寫滿了「這是什麽和那是什麽」。

這麼想來,這種情況再找藉口開溜好像會讓自己沒有了風度,你說對吧。

兩個人就這麼呆在原地很久,直到人流推著他們必須往前走。

要說對那些攤子上擺放的東西不感興趣是騙人的,走過時不自覺滯留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但是劍城知道白竜不會坦率到直接撲到攤子邊上問這是什麽。

 

箱入少年的難處,或許是今天維持這種狀態讓他不提决鬥的唯一良藥。順勢,劍城開始介紹起夏日祭中不可或缺的幾個活動。

轉了一圈下來,轉移話題的技能值,似乎又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在煙花點燃之前的幾分鐘,白竜是以右手拿著蘋果糖和棉花糖,左手捧著一顆買錯的籃球的滑稽形象出現的。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注意,他忘記了維護自己一貫的帥氣容貌。相反卻因為獲得了不少收穫而得意得像個邋遢小孩。

 

劍城還是忍不住把他臉上粘著的棉花糖和冰糖碎屑撕了下來,拋給他一句「太髒了」,然後自己一個人笑去了。

 

等等,你說劍城京介也會笑啊?

 

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大幅度失態的白竜,馬上收起了自己臉上不由自主溢出來的得瑟的臭氣,正在四處尋找垃圾桶來處理今天鬼迷心竅才回去買的這些奇形怪狀的東西。

 

天空已暗,煙火大會按照每年慣例展開。煙火反射到地面的光,現在只能照到白竜提著個籃球離開的背影了。

 

這傢伙的想法是這樣的,只要不看完煙火大會,就說明今天發生的一切並不像追求究極那樣來的深刻,誰都不會看見自己依舊散發著的得瑟的臭氣。

 

只可惜,他是個笨蛋而已。

                                                                 -end-

 

煙火大會之前的一個故事,少女到不敢直視,反正旦那說要甜的,中文的京白京我就這麼幹了…………
反正個人是覺得並不很靠譜啦……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覺得OOC也就OOC了寫吧,這樣的文(淦

       更新的時間真的超級巧,最近更新的這一次也是214,也是旦那生賀的文章,感覺超級神奇的(說好的勤奮呢(。也就是這樣,然後祝旦那14歲生日快樂吧!!

 

PR
遊戲閃推梗,捏造有。
蘭丸(讀作拓人死廚)X拓人
時間點不是現在,應該是HOLY ROAD之前。
略甜。
蘭丸看上去不太懂音樂。但是挺會玩twitter。
以上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多包涵這個陋作。


阿梓14歲生日快樂!!!!
以及情人節很微妙的祝大家快樂……!

 
----------------------------------------------------------------------------------------
 
Shining point




霧野蘭丸X神童拓人




 
    和自己鬥爭了半天還是決定去看看神童的鋼琴比賽。
    也許神童會覺得自己莫名其妙,又或許因為看到自己所以發揮失常,再來就是自己可能聽到一半就會因為環境太過悶熱而昏昏欲睡。
    即使這樣,每次糾結完畢的答案,還是「去吧。」
 
 
    會場氣氛,實在是和富有活力的足球場太不一樣了。
    整場比賽只爲支持的人而觀看,只爲一個閃光點而聚集目光。
    即便如此,也需要和大家分享一下在會場的感受。
    「現在正在神童鋼琴比賽的會場,好熱啊。」牢騷話,應用程序twitter,輸入,發送。
雖然曲終后間隙時刻會有一些交談的聲音,但也只像是在耳邊嗡嗡鳴作一般輕微,低沉。暖氣開得過分充足,裹在正裝當中,就像披著嚴實的被子一般溫暖。
    霧野蘭丸支撑了很久,牽動了眉毛邊的肌肉都因為想要撐開眼睛而抬高,雖然額頭皺出了一些明顯的印記,但是眼皮,最終還是沒能讓眉毛邊上的肌肉獲得勝利。
    上下眼皮打起架來還真是……控制不住。
    控制了好長時間,用了很大的力氣但最終,蘭丸還是快要屈服于疲倦了。
 
    又是一陣細微的催人入睡的交頭接耳聲,然後安靜下來。還沒有睡到不清醒,霧野從周邊人們的交流聲中聽到了「神童拓人」這四個字。
    眼睛和耳朵像打通了一樣都突然靈敏起來,因為下面一個選手,就是神童。
    從議論聲中就能聽出他是一個實力選手,這些,自己也不是全然不知,雖然不是太懂音樂,但是平時在神童練琴的時候一直坐在一邊喝茶吃點心,也能聽出他所彈曲子的難度。
    複雜繁瑣的音符交織,配合那種自然流利,又因為情緒而力度不同的演奏技巧,已經不止一次讓自己這個門外漢聽著也覺得佩服與羡慕。
    徹底清醒是在報幕人說清楚「神童拓人」這個名字之後。
    其實不如說是忽然精神百倍。
    燈光暗下之後只剩下一點,隨著選手的上臺而緩慢移動。 霧野很清楚,他正是爲了現在在台上的,散發著光芒的這個人而來。
    所謂的閃光點。
    華麗的開頭,神童就像一個指揮家統領著黑色三角鋼琴中八十八個琴鍵,八十八根弦,完成一場華麗精彩的冒險。
    可是似乎還是因為背負了太多的東西,到了中間結尾的時候,沒有了自然的情緒,生硬的演繹,可能會成為致命傷。
    當然這都是比賽結束后神童自己的描述,即使一曲終了之後依舊被評委給予很高的評價,但是總而言之,感覺不好。
    「神童,還是在擔心足球部的事嗎?」穿著正裝手拿兩隻棒棒糖的違和感說不出,但是作為一個14歲的國中生來說,還是情有可原。
    分給了神童一個。還是掰開他的手生硬地塞給他的。
    「足球部,最近的狀態有些糟糕啊。」果不其然還是因為隊長這個職務所帶來的顧慮。
    「我知道。不過,這個也要靠大家一起來解決啊。」因為無法勸服他完全不帶顧慮,所以早就知道要怎麼回答他。雖然是非建設性的,但是也應該可以換來一點安慰。
    「可是我,作為雷門中的隊長,卻沒有辦法很好的聚集大家。」神童一直沒有變過被塞完棒棒糖后的姿勢,低著頭,似乎毫無情緒地說道 。
    「所以說你別把情緒藏起來?」終於說到了問題所在。
    「並沒有。」回答的過快,似乎有些心虛。
    其實不用回答也能夠輕易的看出來,這種情況早不是一次兩次,從一乃和青山離開那天,神童微笑著,雙手卻握緊著發抖開始,霧野就知道,他的想法和情緒,並不能再在他面前藏起來。
    「你再說沒有,但我還是能夠看到。」
神童,便是霧野所專注的閃光點。再隱藏光芒,霧野也能靠它和其他物質的光澤反差而找到 它的所在位。
    「你快別說那種話行嗎……!」在擔憂思考至於,腦內剩下的一小塊聽覺部份似乎有些遲鈍,在霧野說完隔了好幾秒之後,神童才反應過來那句話太過肉麻。
    「快點……吃起棒棒糖我就不說了?」甜味,只是爲了讓他增加一些幸福指數。
    「…………」迅速地拆開包裝,神童以非常不自然的拘束方式,可以說是叼起了棒棒糖。
    「有什麽事情,記得不要一個人承擔,你還有我這個好朋友。」
 
 
    說這句話的時候,霧野再次啟動了twitter應用程序,寫下了
    「今天神童的比賽,狀態不太好。請他吃棒棒糖好了。」
    然後發送。
 
   霧野眼中的閃光點。神童拓人,是他在twitter的主要訴說內容。
   這也大概是爲什麽他的twitter上會閃著神奇的光的原因?


這隻是宣傳圖☆封面稍後!(宣傳圖上出刊日期和下面正文有出入的地方實在土下座
以正文本宣為準。

由於作者最近被現充搞死,出刊時間可能延後,所以目前可能只有通販一種途徑取本(土下座……


直接開預定了QUQ!

刊名:[零空集四季]
原作:イナズマイレブン/閃電十一人
CP指定:情敵組/ヒロ風ヒロ(基山廣X風丸一郎太X基山廣)
執筆:一木喜樂 插圖&封面裝幀:羽見
語言:繁體中文
贈品:被現充搞死的兩個人now商議中
特典:網絡配備小說本<其名為瑣碎>實體本
G:云夜星/沢崎梓/61(增加ing
規格:A5
頁數:暫定 48P(爆頁可能程度100%
價格:未定
發售日期:預計CP9時間段or延後
發售方式:目前CP9/淘寶通販
 

在此頁面留下預訂信息or发送信息至suidoreen@gmail.com即可

預訂格式如下:
【ID】:
【本數】:
【郵箱】:
【取本方式】:(TB通販)
【備註】:


特典網絡無配已發佈,地址請走這裡→http://doujin.bgm.tv/subject/3045

稍後放出正文試閱
多謝支持☆


Warning:①泉泉生日快樂!故這篇文章是泉泉的生日賀禮,寫的超簡陋超恥(給扯臉
                 ②其實標題完全無誤,就是叫[打][碼]但是其實和[打][碼]的內涵沒有任何關係(*'v')/
                 ③看上去像不鬼喵,其實我覺得,不鬼和不鬼喵兩者都不是啦(喂喂
                 ④泉泉再一次生日快樂,你喜歡吃甜的所以,這篇就甜了,但是……恥死我了嗚嗚嗚嗚不知道寫的怎麼樣,這麼不倫不類請原諒QQUQQ
                 ⑤圍觀往下拉QQUQQ


      [
][]
 
 
 
 
 
今天还是背着包披着小披风,顺便用护目镜遮住还很困的眼睛,走着去往停车库的老路。即将上演的是一如既往地学校生活。即使身在帝国学院,也还是一样有点枯燥。
 
只是今天车库的角落突然动了起来。墙角竟然活动了……鬼道差点吓得跳开,不过仔细一看,哦,因为太困所以眼睛花了,是一只猫而已。
 
鬼道看了它一眼,那只猫缩成一团,从那个角度看上去,就是一个黑团团。看到有人在看他,他还木木地,木木地,突然转开头。
 
鬼道哭笑不得。看着这只不怎么好看的黑色猫咪,脑袋里就只有一个短语:真不友善。然后也就没头没脑地上了自家有点大的小轿车。
 
但是自己这么做的结果,竟然是一整天都在想那只不好看的小黑猫,想他有没有吃到东西,有没有地方住,有没有着凉什么的。然后又在某一时间点突然想到,它在自家的车库里,就是没有东西吃,就是没有地方住,就是会着凉。然后,担心了起来。
然后好学生的一天,也就这么分心分走了。
 
而且他还去买了猫粮。
鬼道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冲去墙角,看到那只猫还在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的事儿又让他纠结起了是不是要把它带回家。小黑猫看到鬼道欲用手接近它的时候,绿色的眼睛突然瞪了好大,抬起了头。这是鬼道才看到几乎通身全黑的小黑猫,其实额头上是有一点点白色花纹的。然后,它炸毛了。
突然涌上的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它的微妙感觉,以及对小黑猫表现得满满不安,让鬼道犹豫了起来。嗯,他觉得这只猫,一定有主人。
 
 
不动回到家的时侯,看到自家窗台上窝的那个棕色的肉团,习惯性地摸了摸它的毛,棕色的小家伙似乎还很惬意的在睡觉,没有理他。
当然不动也不会只因为这些而和它计较,只是放下包去了另一个角落。他突然愣了一下。一只……咦?怎么只有一只了……。不动神色淡定地翻遍家里每个角落,只要是不起眼的地方全部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等到反复了几遍之后,不动的脸色才逐渐变了起来。
 
没有慌张,只能看到他的脸原来越红,眉头越皱越紧,他生气了。
[切。照顾那么久,竟然还是给我逃走了。]不过他有一点想不通,明明自己喜欢那只猫比现在还在窗台上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胖小猫要多一点,怎么逃走的是它呢。
平日里老是觉得那只棕色的猫儿太胖了,所以老是给它设计很多锻炼计划,比如把它放上跑步机,让它跑起来锻炼前爪,然后再看它跑不动了哧溜一下飞出去,比如故意牵着猫玩球让它拿不到,看它怎么抓狂怎么犯难,以致那只棕色的小猫看到他就想躲,除了睡着迷糊的时候。
不动觉得它很有趣,猫越是想躲,就越想和他玩,当然绝对不会把这种行为称作欺负,因为,有帮胖猫儿减肥这样的借口。
 
对于现在逃走的那只小猫,其实已经每天都照料的很好了,从来不会欺负它打扰它,可是它一直像是不满意一样的,吃掉了饭有力气了之后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和另一只打架,然后炸毛。
虽然这样,但是不动还是很喜欢它的。
 
至于原因是什么,问不动的话,不动是肯定不会回答的。因为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两只猫和谁有点像。
至于这两只猫的名字么,如果去问不动,他一定会炸毛的。
 
 
 
此时鬼道家里应该算是乱了套。照理来说家猫应该挺安静的才是,但是眼前这只黑猫就像只野猫一样乱窜,只要鬼道一伸出手,它就逃爪子挥挥就不小心弄坏杂志,弄破报纸,好像很不愿意被人领走的感觉。
和刚才在墙角虽然有反抗但还是被自己乖乖抱起来的那只小黑猫就像完全不同的两只猫一样。鬼道对他是否有主人这一件事再次产生了怀疑。
即使这样,鬼道还是把它好好地安在了纸箱子里,给了它吃的。
 
不过这只小猫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可爱。照顾了它一晚上之后,鬼道对它有了新的定义:忘恩负义。
因为它并没有就这么乖乖的听话,在吃完了猫粮之后更加活跃了起来。它到处窜,鬼道怕伤着它了就到处追,有那么一回他终于抓到了,突然觉得脸一痛,光荣负伤。鬼道无奈的看着它耗累了,发呆了,被自己拎到箱子里了才想到一件事。
早上这么呆这么迟钝,是因为……那是才是它的休息时间阿。然后,善良的鬼道君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了它和自己的蠢。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不动似乎没有什么精神的趴了一整天,毫无疑问,自家的喵子逃走了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后座的鬼道其实是注意到了不动有些不太同一般的表现,不过他没有去问。
 
最后先开口的还是鬼道,还是不经意间的那种
[不动你看上去……不舒服?]他想,身为队友问一问队员,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吧!然后还没决定就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阿?没事。]不动先是愣了一愣,然后还是把目光移到了鬼道脸上。其实,鬼道并没有迫之,只是他脸颊下方,平时极少出现的OK绷吸引了不动的视线。
[哟,好学生也打架呀。]挑衅的语气只是日常的惯例,开始的时候鬼道还会因为这些跳起来解释,但是久而久之的话,不动这种挑衅也就像狼来了一样不堪一击。
只是这次鬼道不知怎么,听到这句话突然一股子气[是啊,大干了一架。]跟一只猫。他没有说出来。
[哦?鬼道酱还真是变强了,怎么,才受了这点伤?]本来因为家里喵子逃走了而有点不爽的心情,似乎就要被鬼道那股子从来没见过的充满破绽的气愤劲儿给赶走了。
 
因为好奇的要死,所以,不动索性向鬼道靠近了一点。伸出了手。
鬼道似乎察觉到了不动手的方向似乎摆的不正确,于是及时纠正[没事的,擦伤而已。]
成功激发不动更强烈的好奇心。然后不动就着鬼道想要扯开自己的手,反而借力地向目标方向一扑。
披风随着带过的风像要拖起两个人的重量似地腾了起来,不动不耐烦地拍掉了鬼道超级重视的小披风,然后也不管鬼道痛不痛,直接掰着他的头,扯下了那块其实贴的很牢的OK绷。
鬼道当然是痛到不顾面子的大叫起来。引来了球场上不少人的目光。
脸还在痛,比起猫的抓伤,当然是被不动扯掉OK绷更加痛,不过其实鬼道更在意把自己的伤势隐藏起来,所以,情急之时,用了披风把自己围成了一个红色的包。
 
不动就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然后用力扯掉了其实完全没有遮住脸的披风,看到鬼道右脸颊贴近下巴处的三条抓痕。
[诶?]不可思议的感叹了一声。
 
[都叫你不要撕了很难看的啊!]鬼道抱怨着用手捂住自己的伤怒气冲冲的眼睛透过护目镜还能让不动看的一清二楚。
 
不动盯着那三条抓痕看了很久,突然觉得心里舒坦了很多,原因自己也说不上来,不过好像就是放下了心一般。
——反正,不是什么大伤嘛。在莫名其妙盯了鬼道一分钟之后迅速撤退,不动脑子里除了这一句话,只剩下满满的安心。
在莫名其妙被盯了一分钟之后看着迅速撤退的不动,鬼道依然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这一盯并不是全没用处,鬼道回到家的时候,也就是那只小黑猫又开始胡作非为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这只没事爱爪东西的猫,动不动就会炸毛的猫,其实,有点像一个人。不过鬼道还是没明白也一直都不会明白,有点像的,就是那个人。
 
接下来就是不动了。他回家的时候明明还想着那只丢掉的小猫,却是怀着一股浓浓的抱怨的气氛
——呿,走了就走了,新主人是谁关我什么事。
他这么想,心里却安心的要死,是因为鬼道脸上的那三条抓痕嘛……?
想到这些,不动又笑的有点难看了,不知道是因为自嘲,还是因为害羞。
结果当天不动发现棕色的小猫好脏,帮它洗澡的时候看着它死命的抓住家里的百叶窗不下来,脑子里突然之间想到了下午不动不让他撕OK绷时的神态。
全然忘记了猫儿本性怕水。
 
如果现在再有人问那两只猫的名字是什么,不动还是不会回答的。
 
 
 

Warning
阿梓我交作业来了我多乖(不对
10年后年龄操作设定,短发丸,由于GO里风丸还没有出场所以可能有BUG
BT是瞎掰,不过也有点剧情线索在里头。请注意关键词。
对不起这篇文似乎……有点抓不准年龄操作之后两个人的性格所以角色崩坏……
作者果然不擅长很甜呜呜呜呜(好耻。
价值观扭曲见谅。(快揍
以上带脚步的话……可以围观QUQ
 
 
 
 
 
青年人论租房问题
 
 
 
说自己没有预想过毕业以后再见到大家的情形,是骗人的。但预想毕竟是预想,怎么想都是偏向自己,客观不起来的。
 
想到这些,也是因为想到了时隔五年之后,再次见到风丸时的感受。些许感慨,些许失落。
失落是因为自己第一眼就看到了风丸已经剪短了的头发,明明是最能吸引人的青蓝色马尾,因为剪短了的缘故,发色显得黯淡下来。
他在FFI期间也不是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头发太长,可能会影响视线,不过当时因为时间赶的原因,风丸放弃了剪头发的念头。
其实那只是私心而已,说是莫名其妙也好,就是不希望他把头发剪掉。
 
不过这毕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在那五年之后的频繁接触,发型早就习惯了,倒也是让自己认识了一个不太一样的风丸。并不是惊讶于他放弃足球后做的工作,只是没了过去的急性子,没了过去明摆着针对自己的尖尖刺,24岁的风丸是成熟了许多,同时,似乎也缺少了些什么。
 
基山想着这些,渐渐皱眉。情绪也许能让人理解,但是他这种双眼失焦眉头紧锁的表情,还是把坐在一边的风丸吓得不轻。
手伸过去,凑到基山眼前,晃晃,再晃晃。才逐渐起到成效。看着基山稍微回过神,风丸只是指了指他手里的咖啡杯。
[咖啡要翻了。]
基山看着自己手中那只与水平面几乎成45度角的咖啡杯,自己都差点笑出来。
[这么年轻就有手抖倾向的话,得小心老了得帕金森。]这么多年来,面无表情就能说出让人脸色煞白的话的功力不减反增,已经算是风丸比较自豪的地方。
基山绝对不会因为这种攻击败下阵来[,还不是因为我分了心嘛。]把咖啡杯轻轻地放到桌子上,腰部放松力量是自己往沙发上重重一靠,吊儿郎当的样子让风丸看着很是嫌弃,不自觉地就往另一边挪动了几厘米。不过基山只会把这种已经很明显的嫌弃表现理解成观赏绝佳风景的好时机。
 
现在的风丸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因为刚才的挪动所幸靠在了角落里,双手抱膝的缘故,红色T恤和米色休闲裤都快黏到一块儿,带着近视眼镜脖子伸得老长望向电视,可表情还是嫌弃脸,滑稽得就像只小动物。然后基山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
当然这个[莫名其妙]是从风丸的角度来理解的。
 
[,我这边这份房租……我还……]风丸下巴碰膝盖说出的这句话终于是把眼前这种微妙的场景掰向了稍微能够现实一点的地方。
基山愣了愣似乎没有听清风丸在说什么,几秒后才回应起来。[哦那个,你等一段时间也无所谓。]笑容还挂在脸上,只不过有点僵。
[过几天等我拿到薪水马上就给你。]习惯性地理着头发看向基山,不过基山只能从他那对棕红色的眸子里看到满满的决心。
没有别的。
 
想到这个了,基山自然也就只有无奈的嘲笑着自己,然后重重的点头以示自己对他的信任。风丸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没有了从前那种厌恶和反抗,反而是有一种因为感激而努力克制的感觉。原因在哪里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可却因为这些而感到难受。
 
——果然还是,一直有隔阂。也是,谁叫自己之前说了奇怪的话。
——但也就是,说了一句想在一起而已。
 
结果是自己被风丸一个靠垫砸懵了。
他很清楚风丸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也很清楚自己那句话是不经意间就脱口而出,但是自那以后就不断增强的微妙感却让自己没办法像以前一样看待风丸。
 
而风丸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照常过日子。明明是罪魁祸首,倒是比自己还要轻松,真是不公平。一边看着边上不认真看电视反而快睡出鼻泡泡来的风丸,基山一边这么想。
 
电影终了,风丸自动从睡眠状态里恢复过来,吸了吸鼻子才注意到边上的人视线又往自己身上停得聚精会神,马上不自在起来。
[广,我不是电视机好吗。]
[电影不好看阿,所以我看你。]毫无羞耻感地回答,为的就是风丸接下来的表情。
不过他忘记了对于如今的风丸,这招已经失效了。
[这还得谢谢你了,我去睡了。]强压着把基山打一顿的冲动,风丸很艰难的挤出了这一字一句。看着基山语塞,自己心里还默默的得意了一会儿。
基山在他想起身的时候拉住了他。[为什么在那之后]还住在这里。]突然想到什么之后问道。
[…………]轮到风丸语塞,他知道自己不能说也说不出原因,但是他现在可以以这句话的莫名其妙做借口搪塞过去。一遍控制着表情一遍疑惑地问[这什么……?]
[我在想,你留下来的意思是什么阿。]基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依然很温柔,温柔得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没地方住而已你别想多了。]风丸稍微皱眉不过立刻恢复原状,[我那份房租我马上会还,你以后也可以不用替我一起付掉。]语气突然激动起来,还连带着一直扯着自己的手想要挣开。
 
——激动就会话多。几乎炸毛的风丸还是在此时露出的破绽。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看到这个样子的风丸,基山也惊讶的松了松手,倒也给了风丸逃回房间的空隙。
——上一次看到他这样,还是因为円堂的事吧。这次竟然是为了自己,基山这么想着,突然有些欣慰了。站在原地的他没有再去追问风丸,反而是满足的笑了起来。
 
 
 
关上房门之后风丸的眉头才大幅度地皱了起来,想要完全无视最近基山的不自然举动是不可能的,但是又不能表露出太大的反应,因为自己并不想破坏现在这种氛围。
 
是有点僵。但是起码,这样能够使对方直到各自到底在想什么。逃避,怎么着也是个策略。让一切恢复平常的最佳策略。
 
只是现在这个策略也快要被基山看穿,突然感觉无助起来。反正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怕最后没有结果才没有回应基山那么直接的表示,已经是定下来的事。
 
曾经在球场上的角色一个后卫,一个前锋,一个向对方进攻,另一个则在自己一方的球门附近坚守,光是这样,就能够跨出近乎一个球场的差距,再加上完全不同的生活观念。除了都是円堂的好友之外,两个人看起来,一点交集都没有,而且对对方都还怀有敌意,幼稚的,抢夺朋友的敌意。
现在自己却因为太过熟悉而产生了新的抗力,并且学会了互相拆招……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解起那个人的呢。
风丸想了半天没有得出答案。但是,他决定了一件事。
——毕竟,没有回应并不代表否决不是。
 
他推开房门,看到客厅还亮着灯的时候就松了口气,走到基山边上,看到那个人似乎心情不错,嘴角还挂着奇怪的微笑。
[,最近,我估计钱可能还来不及还给你。]这句话说的让人觉得没出息,不过风丸没有太在意。因为如果基山能够明白的话,自己的处境就会比没说这句话时好太多。
[?]正在看报纸的基山大脑还处于停滞状态,听到这句话的期初还稍微有点不爽。不过好在,他渐渐回过神来。
[不过,如果哪天我要搬走,我一定会把钱全数交还的,于是我去睡了。]红着脸,几乎要以自己必杀技的速度沖回房间,风丸稍微解脱般地笑了起来。
 
基山手握报纸慢慢消化这段话,仔细的确认自己是否听错,答案当然是没有。他再一次重重地靠在沙发上,用风丸非常嫌弃的动作。不过,红着脸的。
 
如果还有东西要了解的话,还有的是时间呢。基山感慨。
                                                                                                                                         ---end---

カレンダー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10/08 NONAME]
[10/01 友美の部屋]
[09/30 NONAME]
[09/30 十戊]
[09/29 NONAME]

最新TB

プロフィール

HN:
喜樂/洗了
性別:
女性
趣味:
妄想
自己紹介:
Photobucket
可以叫我洗了/喜樂/朵朵/,或者隨意=v=
2.5次元腐宅。
我很溫油☆
無事自憂的廢柴
畫風固定不能[遁。]
寫文……開始趨向于扭曲與少女並存。
二次元萌:
APH(擱置ing):冷戰&丁諾
DRRR(迷戀ing):
來神❤
靜臨|亞種|門千門
閃十一(目前死萌中)
基閃光( 基山ヒロト)=風丸=一之瀨LOVE
CP:節操負數要看能說出來多少種(ry

CV萌:綠川光本命。咔叽。小野。卡米亞。
坂本真綾。花澤。

バーコード

CBOX

ください-->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形變灰塵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